染憶

當瑰麗絢爛的過去沉澱為黑白無聲的夢境

[2lee] 架空超現實向

我那時對TT愛得多投入看我兩篇長篇就知道了.....
以我一個懶人願意寫這麼多誠屬難得
一樣忘了當初是用啥題目的....


一隻小雞。
黃澄澄濕淋淋並且瑟瑟發抖的小雞。
李燦熺還拎著為防颱做準備的幾袋零食,冒雨從超市回到自己家門前就差點踩到那團生物。
李燦熺放下了零食,蹲下來盯著他,思索著該如何處置。
颱風天加菜?
然後他看到那隻雞抖得更厲害了,並且一步步的挪到他放在門前的盆栽邊上,試圖將自己藏到後面。
-原來人家說動物感受的到人類的惡意是真的啊~
李燦熺邊這麼想時就順便把小雞拎起來,連著幾袋零食一起帶進了家門。
把雞丟到了浴室的洗手槽,他自己先去處裡買回來的食物。
等到他再到浴室看那隻雞的時候已經過了30分鐘。
那隻雞乖巧的蹲在洗手槽裡,卻是渾身充滿了戒備的感覺。
李燦熺好笑的拍拍他,「不會吃了你的。」然後調了水溫把那隻雞用沐浴乳清洗一遍,然後稍微用毛巾擦一下之後就拿出吹風機把他吹乾。
一隻完美漂亮的毛絨絨小雞就出現了。
李燦熺將他抓到手上,一個巴掌大的體型,毛色漂亮質地柔軟,眼睛竟然是細長型的?!他盯著小雞的眼睛,才疑惑難道不是所有動物的眼睛都是圓的,小雞就彷彿知道他想什麼似的,咕的一聲就轉頭不理他。
-有個性的雞。
李燦熺心裡如此評論道,然後加了句,我喜歡。
他幾乎沒怎麼思考就決定養做寵物,完全沒去想雞的來歷、健康狀況等等,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這之前李燦熺完全沒養過寵物。
單憑喜好就做出決定這點滿符合李燦熺這人隨性的特質。
李燦熺微笑的拎起小雞和自己對視,「我是你的主人喔!」
換來的是那隻雞的不理睬。
李燦熺也不惱,逕自快樂的想替寵物準備食物,才發現自己實在一點頭緒都沒有。
「雞…小雞吃什麼?跟小嬰兒一樣喝奶嗎?」李燦熺自言自語道,想想還是從冰箱裡倒出一杯牛奶推給他,沒想到對方還真的舔了。
那隻雞大概沒想到自己的行為會給李燦熺帶來一輩子的誤解吧。
李燦熺自己也端了一杯牛奶,開了電視新聞看著。
望了望窗外逐漸變黑的天色和越下越大的雨,再看看旁邊的小雞,心裡突然有些感謝小雞的出現。
一個人住久了也是會稍微寂寞的啊。
尤其是在這種颱風天。

隔天一早的李燦熺是被悶醒的。
當他睜開眼發現觸目所及不是自己所熟悉的米白色天花板而是一片黃橙的景象時,腦子有片刻的停止運轉。
然後他突然想起了小雞,這才確定那堵在自己鼻腔的那團黃色毛球就是昨晚新養的寵物。他不客氣的拎起那團毛球將他丟到一旁,聽到對方微弱的叫聲時有點嚇到,還以為摔傷了他,趕忙爬起來巡視。
然後就看到小雞懶散的睜開一隻細長眼睛,拍打了一下小翅膀意思意思表示對李燦熺粗魯動作的不滿後,翻了個身繼續睡。
-真是、真是太可愛了!!
李燦熺兩眼放光,一把抓起小毛球在自己的臉上磨蹭。小雞明顯的憤怒了,一雙小翅膀搧呀搧,彷彿要給對方幾個巴掌。
李燦熺這才放下小雞,小雞咕咕叫了幾聲鑽進了被子不想理會對方。
李燦熺心情愉悅的下了床梳洗,看著窗外的天朗氣清,心情又好上幾分。
也不管現在不過要八點的時刻,硬是撥了通電話給學弟,「欸Niel啊,中午一起吃飯吧。12點我家集合,我給你介紹個新成員。」然後掛上電話。
可憐的學弟安Daniel躺在床上扒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一雙紅潤的嘴唇抖索著,「呀燦熺哥現在才八點啊八點!!這麼早約中午幹嘛!!!」然後洩憤的將手上一個枕頭丟到床下,被子一拉就埋頭繼續睡。
安Daniel是個準時的孩子。12點一到就按下李燦熺家門前的門鈴,而對方也是迅速的打開門,就在Niel微笑著要打招呼時,就先被對方肩膀上站立的一隻生物給噤了口。
「呃……學長你的肩膀上好像有東西?」一團毛球?
李燦熺想到什麼似的將肩膀上的生物一把拎下來放在手掌上,神情欣喜的介紹,「這就是我早上說要介紹的新成員!!」
安Daniel瞪著那隻生物好一會,「這是中午要加菜的材料嗎?」
這裡我們不得不確定他們果然是拜把的好兄弟,都是吃貨。
李燦熺打了一下Niel的腦袋,「你腦子能裝一下吃以外的東西不?」然後安慰似的拍拍小雞,「這是我的寵物,小雞。」
安Daniel驚恐的抓住李燦熺的肩,「學長我知道你很熱衷養電子雞但是你怎麼會真的去養了一隻活生生的雞啊!!」其實他最替那隻雞掬一把淚,要知道李燦熺是個養電子雞都能養死的角色啊!!
李燦熺聳肩,「養就養嘛,難不成我還養不活。好了好了,先進來吃飯。」
Niel不好說出口的是,我就是怕你養不活,造孽啊。
飯桌上是簡單的三菜一湯,李燦熺手藝不錯,安Daniel常會過來蹭飯。
Niel一邊嚼著菜一邊問,「哥,你那雞是公的母的啊?」
李燦熺被問倒了,小雞正悠然的在飯桌上啄著米粒呢,就被李燦熺倒提起小細腿,小雞非常慌張的蹬著腿外加咕咕叫,然後Niel看不過去把小雞搶救下來。
看著小雞眼裡閃爍著淚光,李燦熺摸摸頭髮,「我這不是要看他是公的母的嘛。」
Niel扶額,「哥你還是帶他去獸醫一趟吧。」

李燦熺和獸醫預約了晚上的時間,然後就和Niel一起前往校園。
其實李燦熺是個學生來著。悠閒(?)的大學生。
所謂大學生呢就是時間彈性並且無憂無慮,沒有高中聯考的壓力而經濟上又不缺乏來源。
不過李燦熺基本上在大學就不需要家裡寄錢了,他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作曲家。
他在大學主修音樂系,而安Daniel則是他的直屬學弟。
對於兩人成為至親這點,安Daniel並不想承認當初是有點被李燦熺那張美人臉給迷惑了。就算現在Niel還是不得不承認陽光打在對方側臉時,那頸部的線條、嘴角勾著的弧度都是那麼的賞心悅目。
不過李燦熺就是個黑洞。瞧他現在就不小心被樹根絆了一下。
遠遠的走過來一個人熟稔的向他們打招呼。
舞蹈系的崔鐘顯。
「看到了喔,哥剛剛差點跌倒。」開口就能氣死人的崔鐘顯。
李燦熺嘴角抽了一下假裝沒聽到,拉了Niel往教室走,擺明了不想理會對方。
Niel一邊走著一邊回頭向崔鐘顯道,「趕著上課,有空一起吃飯。」
那邊的少年朝氣的揮揮手,Niel轉過頭就是一臉陰沉的李燦熺,「你和他吃飯別叫上我。」安Daniel的額角落下一滴冷汗,看來燦熺哥始終介懷被崔鐘顯取笑跳舞的事情。
當李燦熺和安Daniel在這廂怡然自得的上著作曲課的時候,那廂的寵物小雞在幹麻呢?
安靜的家裡哪裡還有黃橙橙毛團的身影,有的是一個纖細的少年,白皙的肌膚、炫目柔順的黃色頭髮,和一雙標誌性細長的眼睛。
他瞪著水槽裡的碗盤,喜好乾淨的他在大腦下達指令前雙手就先自動自發的清洗起來,等到他回過神來,碗盤洗了、衣服晾了,甚至臥室裡的棉被也摺好了。
少年嘆口氣,盛了一杯牛奶坐到沙發上一口一口舔著。
他是李秉憲。
李秉憲想起那個興奮的說要飼養自己的傢伙,嘴角不自覺綻開了一抹笑。感覺是個單純的大孩子呢,有點少根筋但是還算溫柔體貼。
那就多生活一段時間吧,也算是替平淡的生活增添一點刺激。

李秉憲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再見故人。
他在診療檯上和獸醫師大眼瞪小眼,獸醫師在經李燦熺的詢問後才收回了目光,不自在的清了一下喉嚨然後開口,「麻煩請飼主在外面等待,等我檢查完了再請你進來。」李燦熺有些戀戀不捨的摸了摸小雞才出去。
然後小雞就在獸醫師的面前迅速的化成一位少年。
「旻洙哥,你什麼時後變成獸醫師了?」
「我才要問你這兩天去哪了?!還有帶你就診的那個年輕人是怎麼回事?」方旻洙一連串的問句讓坐在診療檯上的少年忍不住摀起耳朵。
「好啦好啦哥,這說來話長,總之我要和那個人生活一段時間。」少年顯然沒有向對方回答那些問句的意願。
「你只要幫我寫一本”飼育手冊”交給他就行了。」
方旻洙看著一臉興趣盎然的對方,回憶起剛剛看到的年輕人身上的氣息很舒服,心裡想難怪李秉憲會想和他一起生活。
李燦熺再進來診療間時看到的就是獸醫師一臉若有所思的目光。
雖然醫生長了一張冷淡的臉,但是語氣卻是異常熱情,「你叫燦熺是吧?你的寵物很健康,以後如果有事就來找我,然後這本手冊給你參照。」李燦熺接過了手冊,然後問了他最想知道的問題,「請問一下,我的寵物是公的還母的啊?」
醫生噎了一下,「是公的。」李燦熺滿意的點點頭,道謝後就出去了。
方旻洙盯著李燦熺的背影,心裡想還是有必要調查一下對方。
這裡我們說明一下李秉憲和方旻洙。
李秉憲能在人和雞之間的型態轉換並不是鄉野奇談常看到的妖精鬼怪之說,反而是非常科學的因素-基因。
萬中選一的基因讓少數人能擁有兩種外型的轉換,有些甚至能因此擁有特殊能力。這類人種基本上和常人生活無異,只是政府會分配一個陪伴者保護他們,避免這些人種遭到知情的有心人士迫害。一般來說他們只要定期上醫院抽抽血給研究院來分析,並不用做特別的事。
尤其是像李秉憲這種沒有特殊能力的,更不在政府重點研究的範圍內,甚至連上醫院抽血都不用。
方旻洙就是李秉憲的陪伴者,職責是確保李秉憲的安全。
他手裡翻著剛剛調閱出來的李燦熺的資料,很清白的家庭背景。
單純的大學生,然後……原來是那個小有名氣作曲家天地啊……
-這樣的話倒也是頗有緣份的,李燦熺和李秉憲。方旻洙微笑。

李燦熺覺得家裡肯定有個田螺姑娘。
放學回來發現碗盤洗了衣服晾了被子摺了,他一度以為是小偷,但是哪家小偷會幫你做家務的啊?!更何況這不過是普通學生的宿舍,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當李燦熺這麼對安Daniel說的時候,對方無心的隨口說道,「你怎麼就不覺得是鬧鬼啊?」
李燦熺痛毆了安Daniel一下,「你…你別亂說!!」臉色卻微微發白。
安Daniel摸著腦袋,委屈的說,「我只是隨便講講嘛。」
李燦熺討厭鬼神之說,確切來說,是害怕。
回到宿舍時李燦熺還有點疑神疑鬼,但是在小雞走出來的瞬間就被治癒了。
李燦熺嗷的一聲就撲向了小雞,臉不停的在他柔軟的黃毛上磨蹭,還啾啾啾的親了好幾下。小雞撲騰著離開李燦熺的吻,然後飛快的逃掉。
李燦熺心情愉悅,什麼鬼神,他有小雞伴著呢!!
不過剛剛瞬間他怎麼覺得小雞的黃毛紅了一點?
李秉憲將自己埋到了柔軟的小枕頭上,兩隻小翅膀撲騰著。
他被非禮了!!!雖然人類非禮一隻雞的這個說法有點怪,但是反正他就是被親了好幾口。
李秉憲想到那幾個雨點般的吻,突然害羞扭捏起來,但是…不討厭。
這種被人捧在手心憐愛的感覺真的很好啊,小雞想,漂亮的黃毛紅了一點。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李燦熺已經完全忘記了Niel的鬧鬼之說。
茶几上散亂著幾張樂譜,李燦熺以著非常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坐姿一邊試著哼所作的曲子,一邊做最後的修改。偶爾抬起頭來轉轉痠痛的肩頸順便逗逗小雞。
說來小雞異常好養,當他如臨大敵的打開飼育手冊才發現裡面不過薄薄兩頁,字體竟然還是特大。總言之飼養小雞的特殊要求就是每天一杯牛奶,三餐與常人無異,並且不要洗澡。
關於不要洗澡這點李燦熺曾經很疑惑的打電話去詢問那個有著熱心眼神的獸醫師,獸醫師只是淡淡的說,「雞洗澡會掉毛。」李燦熺也就半信半疑的接受了,不過看小雞沒洗澡一樣乾乾淨淨漂漂亮亮,他也開始深信不疑雞是不用洗澡的這件事。
李燦熺滿意的看了看手中的曲譜,拿下了掛在鼻梁的黑框眼鏡揉揉眉心,然後伸了個懶腰。他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12點的時間了。
他轉頭尋覓著小雞的蹤影,發現小雞已經倒在地上睡著了。
他溫柔的捧起小雞把他放到專屬的小枕頭上,自己也將東西整理了,熄了燈上床睡覺。
大半夜的李燦熺忽然感覺內急,在床上翻滾了幾回終於決定起身去廁所,他睜著一雙惺忪睡眼,看到浴室的燈是亮著的,沒有閉緊的門縫彷彿有一斯霧氣從裡面蒸騰而出。
李燦熺心底一顫,好大半睡意都被驅散了。他掐緊掌心,逼迫自己向前走進,然後,推開門。
一個白皙光裸的少年就躺在浴缸裡,黃燦燦的腦袋隨意的倚著浴缸邊緣,雙眸閉合,嘴唇紅潤鼻梁挺直,撇開時機不對地點不對,就是一個美少年。
但是李燦熺完全沒有心思顧及眼前少年的樣貌,在他眼裡看到的是一個身子泛著青白的男孩子,眼眸緊閉,腦袋歪斜的倒在自家浴缸。
怎麼看,就是恐怖小說裡會出現的東西。
李燦熺連叫都不及叫,雙眼一翻就暈了過去,腦袋磕到浴缸邊緣腫了一個大包。
躺在浴缸的男孩子倏然睜開了眼。
李秉憲皺了皺眉,糟了。
他趕忙起來擦乾身體穿上衣服,拉起倒在地上的李燦熺,把他扶到床上。
-真是出師不利,難得今天想泡個澡就剛好遇到對方半夜要上廁所。
李秉憲看了看李燦熺腦袋上的大腫包,眼裡有一點愧疚。

李燦熺隔天一醒摸到頭上腫包頓時想起昨晚那似夢非夢的可怕場景。
他飛快的梳洗穿衣,連心愛的小雞都顧不上多看幾眼,就騎車一路飆到安Daniel住處。安Daniel一臉悲屈的開門看到面色蒼白腦上腫包的李燦熺,睡意全消。
「哥你遭搶劫了?!」安Daniel倒了杯水給對方。
「Niel你這幾天來我住處睡吧哥求你了!!」李燦熺沉痛的抓住Niel的雙肩使勁搖晃。住處繳了房租不能退,他頂多買幾道符咒貼在宿舍,但是最近幾天他是真不敢一個人過夜。
安Daniel聽聞李燦熺的娓娓道來,心底對於李燦熺怕鬼這件事很是驚訝。畢竟李燦熺去遊樂園時各種刺激的設施的玩的不亦樂乎,他還以為對方膽子大。
安Daniel做為李燦熺的直屬學弟兼大至親,說什麼也得答應,反正這樣自己也樂的能嘗李燦熺手藝。

當傍晚李燦熺門鈴響的時候,他正賢慧的準備晚餐。
打開門,是大包小包的安Daniel和……崔鐘顯。
李燦熺指著崔鐘顯,「為什麼他也來了?」
Niel小心的看著李燦熺臉色,「這個…我們通識課同一堂嘛,然後又剛好肚子餓…」
崔鐘顯突然有點可憐兮兮的問,「燦熺哥討厭我嗎?」
李燦熺面對示弱的對方有點不習慣,語氣放柔「……我沒有…」
「如果以前做了讓哥不高興的事…」崔鐘顯彎下腰「對不起。」
李燦熺愣了一下,突然覺得自己很小家子氣,幹嘛老是記恨崔鐘顯取笑自己舞蹈的事。他拍拍對方的背,「哥不討厭你,真的。快進來吃飯吧。」
李燦熺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
崔鐘顯在李燦熺沒看到的地方偷偷朝Niel做了個表情。
Niel心裡腹誹了崔鐘顯這個腹黑的傢伙好一陣。
崔鐘顯好奇的在李燦熺的房裡摸摸看看,然後心裡感嘆對方真的是一個很簡潔乾淨的人,東西收得整整齊齊。
然後,他和正晃晃悠悠的小雞相見了。
崔鐘顯瞪大眼,沒錯的話,他認識那隻雞。
想抓住小雞仔細端詳的時候,飼主(?)出來了,崔鐘顯也只能忍著一肚子疑惑吃完了一頓飯,然後用”很喜歡小雞想帶他出門溜遛”的爛藉口瞞過只想和Niel再訴見鬼之苦的李燦熺。
崔鐘顯一路抓著雞飛奔到空曠的公園,找了一個隱蔽一點的角落,然後放開了對方。一個少年就俐落的出現了。
「真的是你。」崔鐘顯瞇起眼睛,「你怎麼會…」對方擺擺手就打斷他自動自發的講述事情經過。總之就是他在颱風前夕被雨淋了個當頭然後跑到人家屋簷底下躲雨被撿回去的故事。
「那你還要繼續待著?」崔鐘顯問,「你的行程呢?」他可清楚的記得這傢伙應該是個鋼琴家來著。
「最近是休假期。」李秉憲拍拍對方的肩,「以後的事情就再說吧。」
其實是自己也不曉得如果工作期開始了要怎麼辦。
就只是在這段時間裡,單純的想待在對方身邊而已。

Niel在李燦熺家裡待得挺舒適,有人做飯有人陪伴有什麼不好?
比較不順心的大概就是李燦熺的寵物吧,好像不太喜歡自己的樣子,尤其是在自己和李燦熺交談時,那隻雞總是會硬要插一腳的擠在兩人中間,向李燦熺撒嬌。
每次這個時候安Daniel看著李燦熺樂開花得抱著寵物,心裡總會嘆息,完全傻樣啊。
他其實也就陪了對方一星期的時間,然後又大包小包的提著回自己宿舍窩著了。
還是自己家舒服!安Daniel滿意的點點頭。
另一方面李燦熺則是放下了一顆懸著的心,果然那天只是自己的惡夢吧。
在便利商店裡李燦熺正苦惱的思考是要買牛奶還是咖啡,不期然被撞了一下。
少年略為慌張的向他道了歉,然後迅速的出了便利商店的門。
李燦熺愣了一會兒,臉色瞬間白了一點,他終於想起那張似曾相似的容顏在哪見過,不就是那個惡夢裡的主角嘛!
不過隨即他放下心,就是個夢,可能他是在哪天也見過那少年才會夢到他的臉的,別自己嚇自己,不過手上的飲料硬是換成了安神的補品。

李燦熺怎麼都沒想到再看到相同的那張臉這麼快。
而且就在自己家裡。
這次是大白天,所以當李燦熺看到陌生人就躺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時,他第一個想法就是遭小偷了。
-真大膽啊。
鼻子哼出一口氣,他檢查了家裡有沒有失竊什麼,然後疑惑的返回臥室,什麼都沒不見。然後他靈光一閃,呀他的寵物呢?
-該不會被這傢伙煮掉吃了吧?
腦補的想像很可怕,李燦熺彷彿都能聽到小雞的哀鳴和痛苦的拍打翅膀的聲音。
憤怒的李燦熺跳到對方身上抓住還睡著的那人的領口,惡狠狠的大叫,「我的雞呢?!!」
那人睜開一雙還惺忪的睡眼,細長的眼睛還對不上焦,一聲鼻音厚重的無意義呻吟脫口而出,李燦熺手一抖放開了領口,對方的腦袋就磕上了床沿。
這一磕倒是讓李秉憲痛醒,然後認清了現在的情況。
對方坐在自己的腰際,總是充滿笑意的眼裡此刻殺氣騰騰,被壓住的雙手有點發麻,並且對方的體溫有點高,顯而易見的怒氣。
李秉憲覺得自己應該是腦子壞了,不然他不會在這樣危險的時刻還覺得對方生氣的模樣渾身充滿了力與美的誘惑。
「說話啊!!」感受到對方又矇矓下去的眼神,李燦熺大叫,然後此勁搖晃對方的腦袋。
「等…等等,我更暈了…」才剛醒就遭到如此對待,李秉憲混亂的伸出剛被鬆開的手制止對方動作,「我說我說…」
李燦熺維持著坐在對方身上的姿勢,等待對方的辯解。
「………我就是那隻雞…」
李燦熺有片刻的怔愣,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一把掐住對方頸子,壓低了嗓子,「你給我老實一點。」
李秉憲硬是把眼將撐大了一倍,「我是認真的。」
李燦熺突然懂了-噢不他遇到精神病患者了!!!
然後他收斂了一身殺氣,心理產生的是無限同情。
他從對方身上下來,轉身拿了自己手機打算打給醫院,再回過頭哪有方才男孩的身影,他的毛絨小黃雞又出現了。
然後他眼睜睜看著他的寵物從一隻雞化成了一位少年。
李燦熺昏過去了。
他果然還是遇到妖精鬼怪了吧。

再醒過來看到的是安Daniel。
李燦熺鬆了一口氣,做惡夢了啊。
然後惡夢就出現在眼前,那個柔順黃毛的傢伙,端著水果出來。
安Daniel一臉八卦的問著對方的身分,然後感嘆對方長的真帥之類的。
李燦熺隨便糊弄過去,先把安Daniel支回他的宿舍。
李燦熺努力保持平靜的問了來龍去脈,然後嘴巴越張越大。
李秉憲大致把事情都講明了,僅隱去崔鐘顯的部分和自己是鋼琴家L.Joe的部分。
李燦熺心底嘆了口氣,這件事算來是自己的失誤。
「既然事情都說開了,接下來你…」李燦熺還斟酌著用詞,對方率先打斷他的語句,「可以讓我住在這裡嗎?直到下個月底。」
然後他的假期就結束了,又是巡迴演出,李秉憲不知道他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再和對方相處。
對方真誠的懇求讓他完全無法拒絕。
李燦熺稍微別開臉,「這是可以,但是…請你以人型出現。」心裡哀悼了算是死了的寵物。
對方笑了,像是鬆了一口氣,李燦熺又在心裡加了一筆,果真很帥氣。

相處的日子溫潤舒服。
對音樂顯然也是頗有造詣的對方和李燦熺總是能有共通話題。
在流行時尚的看法兩者也極為相似,一起逛街的時刻總能滿載而歸,安Daniel也因此脫離總是被拖著買衣服的苦海。
一起購買食材、一起準備晚餐、家務事互相分工這些事情逐漸變的自然。
多了一個人生活的感覺,其實很好。
日子在習慣成自然的舒適裡一點一滴的溜走。
李燦熺心頭開始出現一點點的恐慌,但是他只當這是對朋友的不捨。
在離李秉憲離開的前兩天,他提議了辦一個餞別餐會,當對方笑瞇著一雙眼說好的時候,李燦熺卻莫名有點煩躁。
一點留戀都沒有嗎?
那天晚上他邀了安Daniel、崔鐘顯和方旻洙,而崔鐘顯又多帶了一個叫劉昌炫的可愛男孩出現。
李秉憲和劉昌炫一下就熟絡了,簡直像是認識好多年的朋友一樣。
李燦熺在各種鬱悶下不知不覺的就喝掉了一整瓶冰酒,應該是招待的主人翁卻在半路就醉生夢死的,安Daniel一臉對方不成材的模樣想要叫醒對方,遭到了李秉憲的反對。
李秉憲拉起了李燦熺,扶著進了臥室,然後提前結束了餐會。
臨走前,方旻洙別有深意的拍了拍李秉憲的肩膀,而崔鐘顯則是勾著劉昌炫手臂一臉不懷好意的笑。
只有安Daniel有點不捨的拉住李秉憲讓他有空回來看看大家。
李秉憲回到臥室看到睡得安穩的李燦熺,手指順著小扇子似的眼睫一路畫到直挺的鼻樑再到喝過酒後特別紅潤的嘴唇。
他不只一次問過自己當初為何願意給對方豢養,不只是因為當時的困境,更多的是因為對方身上舒服的氣息以及令他印象很深的那雙靈動的眼睛。
在Niel住到李燦熺家裡來的時候他確定自己喜歡上對方。
喜歡對方認真作曲的模樣,喜歡對方準備晚餐的模樣,喜歡對方抱住自己磨蹭的模樣。
他想李燦熺應該是有點喜歡自己的,但是還不到挽留自己的程度嗎?
明天,他就要飛往美國做巡迴的準備了。
李秉憲輕輕的在對方額頭上印了一個吻。
你想我的話,他們就會再見的。
這是李秉憲的直覺。

隔天李燦熺帶著宿醉的頭疼在日正當中醒來。
留給他的是一張紙條,他沒能來的及和對方吃最後的早餐。
紙條上說明了他要去美國做巡迴,以及一些讓他好好照顧自己的話。
最末尾是,其實我很喜歡你,如果你也是的話,祈禱吧。
抱持著這種心情我們會再見面的,到時候給我一個吻吧。
混蛋。
為甚麼不早點說。
把紙條揉皺了丟進垃圾桶,我才不喜歡你呢。
只是宿醉所以眼睛痛而已,李燦熺揉著眼睛。
安Daniel接到了李燦熺帶著濃厚鼻音的電話說今天不去學校了。
有些擔心的他放學了便直接去了李燦熺宿舍,打開門的主人一雙核桃眼。
「李秉憲走了你這麼難過啊?」
「這是宿醉。」
還沒聽過宿醉眼睛紅腫的,Niel心裡吐槽,嘴上卻是應聲說是。
「再來陪我住幾天吧。」李燦熺說。
然後他會再度習慣一個人的。

日子過得很快,三個月過去沒改變什麼。
李燦熺還是那個音樂系高材生,身邊一樣跟著安Daniel,和崔鐘顯更為熟絡了,並且喜歡逗弄那個隨便一激就跳腳的劉昌炫。
接了一個新工作,幫著名的鋼琴家作曲。
李燦熺有點惶恐,崔鐘顯聽了之後笑著說哥肯定沒問題,劉昌炫也是胸有成竹的安撫他。
會面談論細節的日子就在今日,李燦熺緊張的扯領帶,扣到脖子的襯衫讓他有點喘不過氣。
L.Joe,那個據說和他同年的天才鋼琴家。
敲了門,進了會客室,他看到方旻洙。
李燦熺愣了片刻,視線轉移到旁邊佇立的鋼琴家身上。
銀白髮色的少年將一雙眼睛笑得更加細長,微彎的薄唇紅潤美好,伸出的一雙手骨節分明,手指白淨修長,指甲也修剪得整齊漂亮。
「見面了,你果然喜歡我吧。」
-FIN-

番外
崔鐘顯是只熊
當一切事情依著正軌運行,李燦熺生活過的平穩美滿。
有一個能夠分擔心事的好朋友安Daniel,一個可愛一個穩重的學弟劉昌炫崔鐘顯,值得信賴的獸醫大哥方旻洙,和讓他的世界變的完整的李秉憲。
他以為沒有什麼事再能驚嚇他了。
不過事實證明老天爺還頗喜歡挑戰李燦熺的。
老實說,他沒有想到第一次拜訪學弟的宿舍會看到那種,基本上生活在深山或動物園裡的保育類動物,熊。
通身是棕色長毛,只有圓圓的耳朵和腦袋上帶了一點酒紅的色澤,身長看來比自己還高大的熊,此刻躺在客廳地板上打著呼嚕,肉肉的爪子緊緊抓著一個印有劉昌炫照片的枕頭。
李燦熺看著身旁接近石化狀的劉昌炫,戳了戳對方。
「Ricky,你養的?」李燦熺不由得在心裡重新審視了一下這個淘氣可愛的學弟,竟然能夠讓一隻熊認他作主人,大概有什麼過人之處吧。
劉昌炫艱難的動了動脖頸,乾笑,「嗯燦熺哥先進來吧。」
李燦熺跟著小心翼翼的跨過幾乎占滿了客廳的棕熊以後,顯然對地上的動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會不會咬人啊?」李燦熺伸出手摸了摸對方的耳朵,然後驚奇的看著那對耳朵小小的顫抖了一下。
再摸,又摸,李燦熺有點著迷上熊耳的觸感。
耳朵背面是毛絨的觸感,正面則是細緻的溫熱的感受,並且抖動的感覺太可愛了。
-噢不,耳朵是那隻熊的敏感地帶。
劉昌炫才要制止對方繼續摸,那隻熊突然睜開了眼睛,嚇的李燦熺往後跌坐下來。
黑黝黝的眼睛帶有一點剛睡醒的迷糊,熊掌撓了幾下地板,然後,「劉昌炫別再摸我的耳朵。」翻了身繼續睡。
李燦熺呆住了,劉昌炫也愣住了。
-呀你這隻熊睡覺就睡覺幹什麼說話!!
這是劉昌炫心中的悲鳴。
「剛剛…」李燦熺指著熊,「他的聲音怎麼這麼像…」這麼像崔鐘顯。
然後一個想法逐漸在腦內成形。
那隻熊就是崔鐘顯,崔鐘顯和李秉憲是一樣的。
最後一切真相大白。
原來崔鐘顯和李秉憲早就認識。
原來崔鐘顯的另一個型態是只熊。
原來劉昌炫是崔鐘顯的陪伴者。
原來在他孤單寂寞的日子裡李秉憲根本就和崔鐘顯有聯繫。
原來他們兩個知道L.Joe是李秉憲。
崔鐘顯回復了人類型態絆是討好半是委屈得對著李燦熺說,「啊哥我不是故意騙你的嘛是秉憲哥讓我什麼都不要提。」
千錯萬錯都是那隻雞。
崔鐘顯陰險的想,他以後還想去蹭飯呢。
李燦熺一張臉說不上是生氣難過或驚訝,就是淡淡得沒什麼表情。
生氣嗎?不。
難過嗎?也不會。
李燦熺只知道他回去應該會先揍李秉憲一頓。
隔天崔鐘顯接到李秉憲的恐嚇電話,「崔鐘顯你給我記著。」
然後就傳來李燦熺的聲音,「讓你擦地呢,別磨磨蹭蹭。」
崔鐘顯毫不在意的摟著劉昌炫吃豆腐,早叫你別玩什麼欲擒故縱,你不聽。
活該。

-Fin-

回到此頁首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blackwing7594230.blog126.fc2.com/tb.php/220-9dfb40d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回到此頁首

最新文章

自我介紹

穆珩

Author:穆珩
韓國喜愛
美劇成癮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耽美生活 (18)
心情有感 (92)
同人創作 (31)
韓團相關 (41)
介紹所愛 (35)

碎碎念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