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憶

當瑰麗絢爛的過去沉澱為黑白無聲的夢境

[2lee] 現實背景向長篇

當初是在台灣首站發的,也忘了取什麼名字了
人生第一個一萬字長篇(寫手應該還是覺得很少吧OTZ)
沒分段希望看者眼睛不會太痛....


還只是一群孩子。
方旻洙在車上一反常態的看著睡得橫七豎八的團員,感嘆起自己也有失眠的時刻。
畢竟是青春萌動的時期,似乎也到了對身體好奇的年紀,方旻洙想到前幾天看到的畫面,目光不由得投射到兩個互相依靠而睡著的人。
李燦熺和李秉憲。
同是1993陣線,個性喜好似乎也更相仿的人自然而然的成了好朋友。
一起自拍一起玩鬧,又是公司認定的官方配對不時要做出一點親密舉動,是不是,一不小心就可能越界?車子顛頗了一下讓李燦熺的腦袋的撞上了車窗,連帶著讓他的肩膀磕上李秉憲的下巴,方旻洙看著李秉憲惺忪著一雙眼把自己坐正了繼續睡,李燦熺則是揉了揉腦袋清醒了,大眼睛只睜開了二分之一,目光卻好巧不巧對上他的。方旻洙若無其事的轉回視線,望向窗外,試圖驅逐腦海中的疑慮。
回到了宿舍,看起來在車上睡飽了的劉昌炫和一旁的崔鐘顯吵吵鬧鬧,崔鐘顯嘲笑著昌炫壓亂的髮型,Niel逮著機會也一起損著他,方旻洙看著跳腳的劉昌炫,止不住低低的笑起來。一回頭卻看見擠在一張沙發上的兩個人,李燦熺不甚溫柔的捏住李秉憲的臉頰,看樣子是試圖讓他清醒,不過也換來對方的還擊。
方旻洙想著,果然是孩子鬧著玩呢。
「哥,你們沒有要用浴室吧?那我跟秉憲先去洗澡了!」李燦熺的開口讓方旻洙回過神來,看見對方已經拉著李秉憲的手走向房間。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關於兩人一起洗澡這件事。
似乎是自從一次浴室突然停電吧。李燦熺其實膽子不大,對於黑暗什麼的特別敏感,那次的浴室停電著實嚇到他,自此之後他非得拉一個人一起洗澡才安心,李秉憲作為與他最熟識的自然成為了不二人選。其實一起洗澡什麼的也沒什麼大不了,他也曾和團員一起洗澡過,甚至會互相搓背。只是在洗澡的時候抱在一起這就是他比較無法想像的,而這無法想像的畫面卻真切的出現在他們倆身上。
方旻洙看到了李燦熺裸身抱住李秉憲的畫面。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絕不會在不該睡眼惺忪的時候睡眼惺忪,不該在睡眼惺忪的狀態下打開了浴室的門,雖然他一直覺得不把門鎖起來的他們也有錯,但是自己無視浴室內的水流聲而開門無論如何就是個大錯誤。
不過對方似乎專注(?)於擁抱上而沒有注意到他這位不速之客。
在心底嘆了口氣,方旻洙望向還在玩鬧的另外三人,無知的人真好啊…
李秉憲覺得被李燦熺抓住的手腕有點奇怪。
或者說,最近他覺得只要靠近李燦熺就會有點奇怪。
甚至他對於和李燦熺一起洗澡這件事感覺有點異樣,明明之前都不覺得彆扭的。
這種感覺應該是自從上次一起用浴室時突然被抱住了開始的。
在那次之後他們出去公演一星期,他難得的首先表示要和旻洙哥同房,理由是要討論rap表演。也就是說,他有一星期的時間避開和李燦熺一起用浴室。
在和旻洙哥同一間房的時候他常常覺得對方的視線有那麼一點意味深長,令他有點心驚。該不會被發現他在避開李燦熺吧?
看著正在準備換洗衣物的對方,李秉憲小心翼翼的開口,「我想最近電力的供應很穩定的,所以…你應該不用害怕。」他看著對方一副不知當他想表達什麼樣子,斟酌著用詞,「…其實我覺得兩個人擠一間浴室有點狹窄」
「是嗎?」李燦熺定定的看著對方,看著對方逃避他的視線,心裡明白應該不是這個原因,但是卻也不打算追究。其實早也過了害怕的時候,畢竟他也是男人,驚嚇是那幾天的事,一直維持著和他一起洗澡的習慣,他也說不上為什麼。
不過他感覺得出來李秉憲最近有點奇怪。
有種沉默的氛圍在發酵。
Niel恰巧闖入房間,「你們不是要洗澡嗎?不洗的話我要搶先了喔!剛剛Ricky把飲料灑到我身上了!」Niel皺著一張臉,扯了扯身上有點黏膩的上衣。
「我正要去洗呢!」李燦熺揚了揚手中的衣物,「不過秉憲說還不想洗。」望了對方一眼,對方明顯對於突然闖進的Niel有點驚嚇。李燦熺彎起一雙笑眼,拍了拍對方有點茫然的臉,「那我去洗了!」
「我跟你一起!!」Niel噘起唇向李贊熙表示他無法忍受身上的這身衣服了,惹來李燦熺的笑聲「一起吧!」
李秉憲覺得那股異樣感持續擴大,在看到燦熺和Niel一起走向浴室後。
他坐到床上,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像李燦熺沐浴的畫面。
李燦熺白皙的肌膚、和自己差不多瘦削的身材,卻有比自己還寬闊的肩膀。
還記得被抱住時的溫熱觸感,抹了沐浴乳的滑膩的手臂。
等等,一個男人想著另一個男人洗澡的樣子很怪!李秉憲整個人躺到床上用棉被摀住自己試圖止住腦海中的畫面。
被抱住的時刻很短,當他轉頭驚詫的看向對方,李燦熺只是睜圓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說著開玩笑呢之類的話語。
副作用真大!李秉憲有些憤恨,怎麼只有自己感受到副作用!
又想到公演這一星期以來的點滴,李燦熺對於自己不在他身旁似乎一點也不以為意,和Niel愉快的打鬧,和Ricky自拍,肌膚接觸得很完全。
李秉憲的臉色更加不好了,拿出ipod轉到bigbang的播放清單聽歌。
閉上眼睛跟著rap的他並沒有發現所在意的那個人士已經洗好澡出來了。
Niel洗好澡就直接往客廳走去,燦熺則是往房間走,果然就看到L,Joe的身影。
這傢伙最近到底怎麼了呢?李燦熺看著李秉憲,好像是從一星期前的共浴後?他不小心抱了對方一下,並不是故意,只是當下的暈黃燈光照在對方新染的紫色頭髮上有些炫目,而比他略為嫩白的肌膚看起來那樣的軟,更為清瘦的身材都讓他一時著魔的將擁抱赴諸行動。不過很快就清醒過來的他無辜的對一臉驚詫的那人糊弄過去,心中卻在思考是對方肌膚如此滑嫩還是因為身上沾的沐浴乳。
還沒擦乾的髮梢落下了水珠,李秉憲瞬間睜開了眼睛,看見一張放大的俊美臉龐。卸了妝後的李燦熺少了一點似女孩子的魅惑,多了身為男孩子的陽剛線條。
耳根莫名的紅了點,一時無法接受這樣視覺刺激的他慌亂的抬起頭,忘記眼前的面龐是如此接近,撞上了。
李秉憲覺得有點頭昏眼花,嘴裡有一點鐵鏽味。身體被推開了,李燦熺的眼眸中有一絲徨亂,看著對方捂住的唇角,終於知道那股鐵鏽味的來源。
嘴唇…撞上了!!!
李燦熺一時間心中閃過好多想法,初吻女朋友李秉憲男人團員之類的,最後只剩下映入眼中愣住的李秉憲。
李秉憲覺得自己的精神無法接受這樣的刺激,一片呆滯。
又是沉默的發酵時間。
李燦熺率先有了動作,拿了衛生紙擦了唇角的血跡,遞了一張給對方。
李燦熺是很溫柔的,雖然平時他就是一個大孩子,喜歡開玩笑喜歡打鬧,但是細心的地方不會少。李秉憲不安的摸頭髮,強裝鎮定的說對不起撞到他的臉。
李燦熺開口說出的沒關係三個字有點模糊不清,李秉憲知道這是他緊張的表現,不由得笑開了。李燦熺打了他的肩一下讓對方別笑,對於該如何對團員說明傷口的由來兩人卻是一點想法也沒有。
「待在這裡更奇怪,還是出去再說吧!」兩人只能先起身走出房門。
果然大家一看到唇角的傷口就不停追問,Ricky指著李秉憲問怎麼弄上的,一轉頭看見李燦熺唇上也一個,戲劇性似的雙手摸著胸口就想要說出什麼驚人的話。李秉憲見苗頭不對一隻手過去整個摀住劉昌炫的嘴,兩個人就纏鬧起來。
李燦熺還在向Niel解釋傷口由來,餘光一瞥看見親密接觸的Ricky和L.Joe就走向了兩人,把兩人給分了開,微笑的弧度煞是迷人,卻讓兩人背脊竄過一絲寒意。
方旻洙隔岸觀火看得清楚分明。
其實李秉憲很常跟劉昌炫玩鬧。
應該說團裡的大家都喜歡和劉昌炫相處,他就是一個連生氣都很可愛的老小。
自拍不會比和天地少,甚至對待Ricky更為主動。
有時候他會隱隱覺得李燦熺並不喜歡他和劉昌炫很親密,就像現在。
如果看到他和Ricky在玩或者拍照李燦熺都會靠過來加入,然後他就會站在兩人中間。但是李燦熺也常常和團員很親密,在手背擦過的表演和Ricky對掌飛吻,在Girlfriend又和Niel對手指。李秉憲突然為這接近嫉妒的情緒給嚇到了,身體一抖又撞到在身後的天智。
「秉憲,你今天是第二次撞到我了。」李燦熺抓住對方的腰讓他別跌倒
一旁的Ricky異常機靈,「所以你們嘴上的傷口果然是撞到的?!!!」
這次兩人都來不及出手將他的嘴遮住,劉昌炫的這一串話敲醒了大家心中的鐘。
「洗澡的時候你還沒有傷口!」「這麼看傷口的位置很相對啊!」「那就是…Kiss!!」
除了當事人和Cap其他三人熱烈的討論著,方旻洙看著臉越來越紅的兩個人,開口讓大家別攪和了,「先吃飯吧,重點不是怎麼撞到的,應該是明天拍攝怎麼辦吧。」
大家畢竟是還在生長的孩子,馬上就拋棄了這個話題轉向食物了。
有驚無險。
這種心情是愛情嗎?
李燦熺再度翻了個身,惹來身旁Niel不滿的咕噥。
有意無意的接近對方,想抱住對方,不想他和別人肌膚接觸
李燦熺想自己果然是該交個女朋友,不然他都快把對團員的友愛當戀愛了。
手機裡女性的電話占了一大半,但是想聯絡的卻都不是那些人。
小小的吐了口氣,感覺唇上的傷口微微的疼,但是想到對方的唇上在同樣位置上也有同樣的傷口,禁不住微笑了起來。
哎他到底在想什麼啊?!!
裹起被子學著Niel裝蝦,拜託趕快睡著吧!!
新曲的PV拍攝,兩人的衝突是個亮點。
從之前的secret garden拍攝就知道李秉憲是個臉皮比較薄的孩子,太過靠近的注視會讓他全身不自在,但是李燦熺除卻一開始的不習慣接下來就大大方方。
「拍攝嘛,效果很重要。」他眨眨那雙漂亮的眼睛,露出一個蜜糖似的笑容。
但是這次NG的是李燦熺。
休息空檔,Niel靠近了問情況。對方只是苦惱著一張臉說昨夜失眠了。
失眠是一個原因,另一個更大的原因是他無法如此靠近對方的臉。
導演的要求的距離讓他幾乎感受的到對方的呼吸。
李秉憲膚色很白晰、李秉憲的單眼皮很可愛、李秉憲的髮色很迷人、李秉憲的唇很薄…
以上是當李燦熺在拍攝那個場面時腦海中出現的字句,然後他就會忘記他應該擺出的是不滿的表情,而不是一副呆愣的樣子。
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拍攝了,兩人都是一臉倦容。
李燦熺看著疲憊的李秉憲覺得有點抱歉,搭住對方的肩說了聲抱歉。
李秉憲拍了拍對方的手,給李燦熺一個鼓勵的微笑。
再冰冷的心也會被融化的微笑,何況李燦熺向來是個熱情活力的孩子。
他緊緊的抱住對方,很自然的說出李秉憲我好喜歡你這樣的話。
李秉憲以為對方只是撒嬌。
只有李燦熺才驚覺自己承認了什麼又跨越了什麼。
喜歡、喜歡、喜歡。
他總是會有意識的說出一些肉麻如我愛你的話,做出一些親密如擁抱搭肩之類的動作,對他來說那是他對團員喜愛的表現,也是給fans的fan service。
但是下意識的,只有李秉憲。浴室的擁抱是,不喜歡他和Ricky太親密是,有意無意的接近對方更是。
喜歡李秉憲。
這一次的拍攝終於成功了,看毛片的時候團員對於這個Fighting的場景一起表示了讚嘆。「真得是很強烈的眼神呢!」Ricky對著兩位哥哥說,「而且搭配L.Joe哥的rap很有張力!不過當然我的鏡頭更帥呢!」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不期然就被Niel給絆了下腳,兩個人又開始玩鬧起來。
「秉憲你這樣好像在對我告白呢。」看見那人的臉紅了一點,李燦熺心情很好的整個抱住對方,對方並沒有掙扎,只是耳朵更紅了。
只要能繼續這樣的在一起就好了,李燦熺原來並沒有想更進一步的舉動。未免沒有一種恐懼的心理,姑且不論做為偶像戀愛也許會被禁止這樣的事,光是對方是同性這件事就夠令一般人震驚了。作為十代的自己心態調整的是很快,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會有自己一般的接納度。
但是在這瞬間看到這樣的對方,他產生了一點「也許對方和我抱持著同樣想法」的感受。
一剎那產生了想親吻對方的衝動。
晚飯去了一家燒肉店,是Andy哥之前答應要請的。
李秉憲老是感受到坐在對面的李燦熺的視線,但是當他抬起頭望向對方的時候卻發現對方撇過頭正在跟旁邊的Niel講話或是和遠些的創造Ricky說笑。
李秉憲滿腹的疑惑,難道是自己太神經質?!
一雙筷子伸到自己面前,是一團生菜裡面不知道包著什麼東西的食物。
看拿筷子的人是李燦熺,李秉憲沒怎麼猶豫的就張開嘴。
嗆、辣、酸之類的感受竄過腦門,強忍著吞下肚卻開始咳嗽。向其他人示意去一趟洗手間,有點踉踉蹌蹌的跑掉了。
李燦熺其實只是在遊戲中很不幸的輸了因此必須將劉昌炫做的「料理」餵食給李秉憲的中間人而已,始作俑者劉昌炫在看到L.Joe臉脹紅的樣子有點愧疚想去關懷一下對方,卻被李燦熺給拉住了,「那裏面你是包了些甚麼?」
對方有些不安的回答「芥末、泡菜、醋和一塊五花肉…」,李燦熺回憶剛剛那團股股的生菜,大概知道這傢伙佐料用得很豪邁。彈了Ricky的腦門一下,李燦熺讓他回去繼續吃飯,他去看看L.Joe如何。
他們吃飯的這時間已經不是正常人的用餐時間,所以餐廳裡其實就他們一桌,洗手間裡當然也就沒人。李燦熺進了洗手間就看到對方吸著鼻子,眼睛有點紅紅的,看起來被嗆得很徹底。
他抽了幾張衛生紙給對方,「對不起。」
李秉憲抬眼看到罪魁禍首就想踩他的腳幾下來解氣,但是卻怔愣於對方眼裡濃濃的擔憂和歉意。「…我沒事」李秉憲聲音有點虛軟,李燦熺擁住對方,在心裡揍了Ricky好幾頓。
「看你難受成那樣,想說是不是闖禍了。」「為什麼給我吃那種東西?!」
「怪就要怪劉昌炫啊,他作的!我只是輸了遊戲所以負責給你。」
李秉憲在心中記下了,劉昌炫是吧。吃飯中的Ricky突然噎了一下。
「沒事就好。」對方溫溫的聲音從自己耳邊劃過,李秉憲才突然意識他們正相擁著。
「那我們可以回去了…」輕輕的推了下對方,耳根又紅了。
突然間就鬼迷心竅了,一口咬住了對方耳朵的軟骨。
李秉憲推開了對方,力道有點大以致於李燦熺撞到了牆壁上。
李秉憲摀住耳朵「你…」心裡想對方是不是要說是開玩笑的,那自己反應這麼大好像有點奇怪。
但是李燦熺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地面,深呼吸然後吐了口氣。
「秉憲啊,我真的…很喜歡你。」揉揉有點發疼的手臂,李燦熺直直的看著還摀著耳朵的對方。李秉憲不知道如何回應對方的眼神。
這是…告白嗎?李秉憲被告白過很多次,但是被同性而且是朋友,那是第一次。
李秉憲笑了,但是眼睛卻望著李燦熺的鞋子「我們是朋友啊!我當然也很喜歡你。」
李燦熺有些瞭然的扯了下嘴角,似笑不是笑,李秉憲還低垂著眉眼所以沒看到。
「回去吃飯吧。」李燦熺生硬的轉開話題,拉著對方手臂出了洗手間。
兩人方回到飯桌就被其他人團團圍住,關心著L.Joe的情況。
尤其是Ricky自覺理虧,後來乾脆讓L.Joe坐到自己旁邊殷勤的給他佈菜。
兩人再沒機會交流視線,偶爾李秉憲會往李燦熺的方向看去,但是就看到對方安靜的扒著飯,偶爾和Niel聊幾句,異常安靜。
李秉憲並沒有空想太多,在Ricky的吱吱喳喳旁邊哪能專注,所以他暫時放下了這件事情專心吃飯。
方旻洙看著安靜的李燦熺,該找個時間關心一下這個弟弟了。
這一天的夜晚李燦熺無法入眠。
為了不吵醒同房的Niel,他獨自到了客廳,愣愣的盯著地板。
外面皎潔的月光驅不散心底的一點陰暗。
他知道對方的裝傻是一種變相的拒絕。
方旻洙起來喝水時看見了李燦熺就坐在客廳裡,臉色在月光照耀下有點蒼白。
「失眠?」李燦熺聽到聲音嚇了一跳,發現是CAP後只是輕輕的點了頭,繼續看著地板。方旻洙在他身旁坐下,遞了杯水給對方「你和L.Joe…在餐廳的時候怎麼了?」
李燦熺沒有回應。兩人也就不說話靜靜的坐著,在方旻洙覺得自己又快陷入夢鄉的時候,李燦熺突然開口了「…被拒絕的感覺很不好受呢哥」
方旻洙聽得懂李燦熺沒頭沒腦的這句話,他沒多問,只是攬住對方的肩。
感覺肩頭有點濕潤,但是方旻洙只是將對方攬的更緊。
短短的一天之內,李燦熺把感情的幾個過程都經歷一遍了。
方旻洙在心裡想,這個直白的孩子太衝動了,但是這樣坦白的性格應該也會恢復的很快。李燦熺對那人的感情究竟是不是愛情呢?方旻洙存疑。
看著哭過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李燦熺,CAP只是拍拍他,讓他早些去睡。
昨晚也是睡的忐忑的李秉憲隔天一早精神恍惚的梳洗,來到飯桌前看到李燦熺眼下深厚的黑青,想起對方昨天的一席話,突然不知所措起來。
但是對方先打了招呼,「早,昨晚也沒睡好?」笑得燦爛如花。
「啊……嗯」看對方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李秉憲突然覺得昨晚的忐忑的今早的尷尬全是多餘,所以昨天的那席話果然只是自己的過度解讀或是對方的玩笑話?但是想起對方認真的眼神又不像……
一天的開始李秉憲就覺得自己的腦袋是團醬糊。
「忘了昨天吧。」李燦熺悄悄的靠到李秉憲耳邊,然後又迅速的坐正。
李秉憲轉頭看向旁邊的李燦熺,這才注意到對方的眼睛有點浮腫。
李燦熺只是微笑,然後安靜的吃自己的早餐。
團員陸陸續續的起床來到飯桌前,一切如常。
李秉憲卻有一種感覺,錯過了什麼的感覺。
李燦熺是個滿喜歡肌膚接觸的人,通常恩寵的對象是李秉憲。
但是最近李燦熺是雨露均霑。
Niel跳高得獎的時候他總是最先撲上去的那個人。
進行的節目裡他明目張膽的撲向創造作勢強吻。
和100%關係也很不錯的他和旻佑親密的自拍公開上傳。
私底下和方旻洙的眼神來往有點耐人尋味。
李燦熺依然是那個喜歡大笑喜歡接觸的大孩子,但是對象從通常是李秉憲轉向大家。
李秉憲感覺心裡落了一點疙瘩。
表演結束後休息室裡等待著保母車的大家明顯都累了,靠在椅背上彼此無言語。
李燦熺翻閱著手機不知道看什麼,Ricky好奇的接近,接著大聲嚷嚷「L.Joe哥你上新聞了!!fx的Luna姊姊說喜歡你!」L.Joe一臉茫然,其他團員則一個個爭相閱讀那條新聞。李燦熺抬起頭視線正好對上李秉憲,「我們L.Joe很受歡迎啊」,笑著移開了目光。
李秉憲卻覺得李燦熺的嘴角雖然是笑著的,眼神卻是空的。
他看到方旻洙伸手拍了拍李燦熺的肩,而李燦熺拍了拍對方放在他肩上的手,似乎說了句什麼。
普通的場景,卻讓李秉憲覺得被排除了。
Ricky坐到李秉憲身邊,「哥,你怎麼了?」臉色很可怕,不笑的李秉憲一雙狹長的眼睛和緊抿的唇看上去是如此冷漠。
李秉憲將腦袋靠上了對方,閉上眼睛,「只是有點累了。」
李燦熺表面上待他如常,但是他現在確定對方真的有隔閡他的地方。
其實團員間有彼此的私事很正常,李秉憲想,這樣在意的自己太小心眼了。
只是一下子無法習慣對自己沒有隱瞞的李燦熺多了跟隊長之間的小祕密。
李秉憲這麼對自己說,卻選擇忽略那點嫉妒之心從何而來。
映入眼簾的畫面是那麼刺目,李燦熺想。
自那次衝動尷尬的情景算來也過了幾星期了,這段時間只是證明李燦熺對李秉憲的感覺真的並不只是友情而已。
在那之後方旻洙曾要他自己確認那種感覺究竟是不是只是他錯認,而一星期過後他堅定的回覆了隊長,那是一種愛情的喜歡。
方旻洙那時嘆了口氣,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李燦熺只是笑了笑,只要一起活動就很幸福了。
--但是怎麼辦呢,似乎越來越無法忍受了。
「最近天智哥有點怪。」崔鐘顯趁著兩人都不在的時候悄悄發問了,「竟然節目裡不向L.Joe哥下手而向我伸出魔掌!!」崔鐘顯想到被強吻的畫面身子一抖。
「最近L.Joe哥也是都和我在一起。」劉昌炫想想最近還真沒看到他們兩人互動。
「有心結啊!!」Niel搖搖手指「這樣不行啊,Andy哥說有心結就要打一架然後解開才行!」三人開始熱烈的討論起如何讓兩人打架的方法(?)
最明理的方旻洙正好不在,如果讓他聽到了肯定要倒地的。
洗完澡還擦著頭髮出了浴室門的李燦熺看到就是三人不懷好意的笑。
「怎、怎麼了?」好危險的感覺,李燦熺轉頭就準備回房間。
Niel一把拉住對方,示意崔鐘顯和劉昌炫架住李燦熺。
「你們、你們幹嘛啊啊!!」腰被掐住,腿被抬起來,從腋下被架起。
李燦熺怕癢得又是扭動又是笑又是叫的,然後被丟到CAP和李秉憲的房間。
「呀!!我是哥啊!」李燦熺扶了扶剛才被掐住的腰,對著已然被關上的門叫喊。
門外傳來Niel的聲音,「哥今天就和CAP哥換房吧!好好的和L.Joe哥解開心結!!」然後是劉昌炫和崔鐘顯的附和。
「什麼跟什麼啊…」李燦熺咕噥著,轉身看到戴著耳機本來看著韓劇現在卻是看著自己的李秉憲。
李秉憲對於現下的狀況完全不解。
用電腦看著韓劇的他就眼睜睜看著旋風般的三人把李燦熺丟了進來然後關上門,以及後續的對話。
李燦熺轉過頭來臉上有著不甚自然的尷尬,「這……門好像被他們堵住了。」
「啊,那三個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們好得很呢哈哈哈。」這句話李燦熺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逐漸沉默的氛圍。
「你在看韓劇啊?那繼續看繼續看,我看雜誌。」李燦熺隨手拿起對方床頭放的雜誌,是一本有他們報導的雜誌。
李秉憲從一開始的茫然到瞭然,安靜的看著用雜誌遮住自己臉的李燦熺。
原來已經影響到弟弟們了嗎?
李秉憲拿出了吹風機,「頭髮吹一吹吧,容易感冒。」
李燦熺拿過了,卻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一臉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李秉憲插上插頭,開始替對方吹起頭來,但是手勁很不客氣的大肆撥弄對方的頭髮。
「會亂會亂,頭髮會太蓬亂的!!」李燦熺趕忙站起來制止對方。
吹風機還運轉著,李燦熺兩隻手抓住了對方手腕,無言語的對望著彼此。
氣氛有點詭異起來。
李燦熺放開對方,「我自己來吧」,就要拿過吹風機。
但是李秉憲只是關掉吹風機,將它放到一邊去,然後換他抓住對方的手。
「我們就先解決他們想讓我們解決的事吧。」
「沒什麼要解決的啊!我們沒吵架啊,我們很好。」李燦熺這些話不只是對李秉憲說,也是說給自己聽的,但是卻不由得逃避對方的視線。
李秉憲坐了下來,「我覺得哥最近在疏遠我。」
看著沒有說話的李燦熺,李秉憲莫名有點窩火,他是這麼努力想要讓彼此關係回復的。
李秉憲開口「你那天說的喜…」說一半的話馬上被打斷,李燦熺摀住了他的嘴巴。
他拉下了對方的手,執意問清楚「是認真的?」
李燦熺有些頹然的倒到床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是,沒錯,但是請忘記那段吧。」有點悶悶的語氣。
這樣他才能維持平衡,李燦熺對自己說。
對於李燦熺如此坦然的態度,反而是李秉憲有些尷尬起來。
下意識開口就要先道歉,卻被對方止住了,「你不要道歉,這是我自己的問題。」
不由自主的彎起一個苦澀的弧度,李燦熺並不知道,李秉憲卻看得清楚。
不該是李燦熺所該有的表情,壓抑苦澀,李秉憲想,卻無法說些什麼。
夜晚同睡一張床的兩人皆是輾轉反側,李燦熺失眠,李秉憲則是惡夢連連。
夢裡盡是李燦熺澀然的笑和離去的背影。

獨處這一夜看似並沒有改變什麼,兩人的相處還是不溫不火。
但是實際上李秉憲的心境開始有了微妙的轉變。
和團員鬧玩的時候眼角餘光總是悄悄留意著李燦熺。
溫柔的李秉憲的嫉妒之心一點點的膨脹起來。
嫉妒和李燦熺同房的Niel,被李燦熺攬著的劉昌炫,和李燦熺笑談著的崔鐘顯,以及有一點不尋常的CAP。
然後李秉憲看到了一個畫面。
李燦熺攬著Niel對著錄相機說他們相愛著,然後親了對方臉頰一下。
一臉嫌惡的Niel和撒嬌的李燦熺和笑著的團員們。
這幅景象卻讓李秉憲打從心底厭惡起來。
他不發一語的旋身離開,踩踏地板的聲音急促響亮,驚了其他團員們。
「L.Joe哥是急著上廁所嗎?!」劉昌炫望向崔鐘顯,對方只是聳肩。
李燦熺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到那上面,只是一個勁兒的向Niel撒嬌玩鬧。
「呀,天智哥你不去看看L.Joe哥怎麼了啊?」Niel吃不消對方的裝可愛,只能用李秉憲來轉移對方注意力。
李燦熺愣了一下然後擺手,「肯定是內急!」然後繼續騷擾Niel。
方旻洙看著李燦熺和李秉憲離去的方向--兩個冤家。
李秉憲帶著難看的臉色走出了休息室外,然後就去了大樓的陽台呼吸新鮮空氣。
--他這是怎麼了?
--只是玩鬧而已吧
--還是其實李燦熺轉而喜歡上Niel了
--為什麼心裡會害怕
--為什麼不想對方喜歡上別人
一連串的疑問在腦海閃過,然後最後化成一句話
他也喜歡上李燦熺了。奇怪的是他並沒有為這結論感到太震驚。
也許在李燦熺對他告白更早之前,他就先注意起這個漂亮開朗的男孩子了。
只是他不曾去思考過同性的可能性,總是一律稱之為友愛。
所以他錯過了能和對方兩情相悅的時機。
以往總是對方拉著自己,這次換自己主動一點吧,他對自己這麼說。
這麼下定決心,卻不代表能付諸行動。
李秉憲還是一個薄臉皮的孩子。
節目上的李燦熺最近是不要形象似的不停搞笑,CP欲也大爆發的到處摟人表現親密。
但是身邊都沒有李秉憲。
李秉憲想這就是報應吧,對於傷了對方的心一次的報應。
這次的節目完全是水難。
李秉憲就看李燦熺不停的滑倒、落水,然後再燦笑。
綜藝感大爆發是用身體gag換來,但是李秉憲不禁擔憂起對方的身體。
和自己斤兩差不多的細瘦,他自己跌一次都覺得鼻腔有些不舒服了,李燦熺跌的可更多次呢。
結束節目後的李燦熺果然不停的吸著鼻子,但是還是活力充沛的笑著玩著。
失眠了幾日又節目活動量大,在車上的李燦熺睡得很沉,到了宿舍依然沒有醒。
李秉憲主動拉起對方,扶著對方有些顛簸的進了宿舍,然後將他帶進了自己和CAP的房間。
「那個,哥,今晚讓天智哥跟你換一下房間……可以嗎?」李秉憲有些忐忑對方會不會問自己理由,但是CAP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讓他看看天智身體有沒有不適。
Niel則是一臉不歡喜的嚷著不想和CAP同房,說是對方會打鼾之類的,然後硬是要和劉昌炫換房。
不過以上這些都不干李秉憲的事了。
李秉憲只是愣愣的看著李燦熺的睡顏,在心裡感嘆對方精緻的五官。
然後回憶起在一切事情開始前他們自在愉快的相處。
他甚至沒有發現對方已經睜開眼睛。
李燦熺一醒來看見的就是一臉出神的李秉憲。
這樣茫然的對方表情意外逗趣,李燦熺忍不住笑出聲來。
就這樣和回神的李秉憲四目交接。
「……身體有不舒服嗎?」李秉憲有些不自在的開口
李燦熺搖頭,「只是最近比較累」
又是一陣沉默。
李燦熺看房間擺飾,發現自己竟然是在李秉憲房裡。
他有些踉蹌的起身,「我回房間吧。」
被對方按回被窩裡,「我已經向CAP哥說要換房了。」
李燦熺眼裡盛滿疑惑的望向李秉憲,然後對方輕輕的說,「燦熺哥,你……可不可以別再躲我…」李燦熺張嘴就想反駁,最後徒然的抿上唇。
「你總是在我身邊的…」
「你現在都和別人在一起…」
「…你和Niel」
「其實是和任何人」
話都說一半的李秉憲,耳根還是紅了。
李燦熺有點懂了,卻不敢去往那方面想。他只是拘謹的拍了拍對方的背,「沒的事,哥…以後會多照顧你的。」
這不是李秉憲想要的語氣。
他希望的是對方笑著抱住自己,用他一貫撒賴的語氣說對不起讓我們秉憲難受了。
有些急切了,他握住對方的手,「我也喜歡你啊!」
李燦熺懵了,恍惚的以為自己還在夢裡。
「秉憲啊,親我一下。」如果臉頰上能感受到觸感應該就是真的了吧。
喜歡兩個字自然而然的吐出,李秉憲自己都覺得訝異,然後聽到李燦熺的要求有些躊躇。
「果然是在作夢啊。」坐下又要躺回被窩。
不想讓自己的勇敢一次變成對方的夢境,李秉憲鼓起勇氣準備侵對方臉頰一口,卻因為對方坐下不小心被絆了一腳然後結實堵上對方的唇。
這次沒有傷口。
李燦熺笑了。
然後有些煽情的吮吸對方的嘴唇,汲取對方的呼吸,直到李秉憲推開他。
滿臉通紅的對方和紅艷艷的純真是太可愛了,李燦熺想,他怎麼就沒想到對方這麼適合這個顏色呢。
他拉起對方的手在掌心親吻了一下,「再說一次好不好?」
臉皮薄的對方撇過頭,但是那句小小聲的話李燦熺才不會錯過。
「就說喜歡了……」
真是這世上最美好的語言啊。
-END-
回到此頁首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blackwing7594230.blog126.fc2.com/tb.php/219-85d5996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回到此頁首

最新文章

自我介紹

穆珩

Author:穆珩
韓國喜愛
美劇成癮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耽美生活 (18)
心情有感 (92)
同人創作 (31)
韓團相關 (41)
介紹所愛 (35)

碎碎念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